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标准板
當前位置:
首頁
> 資訊中心
> 嘉德動態
> 精品鑒賞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2019-04-16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于非闇(1889-1959)

水墨紙本 手卷

引首:28×85 cm;

畫1:28×43.5 cm,2:28×214 cm;

跋1:28×48.5 cm,2:28×49 cm

壬年(1942年)作

出版:

1.《京華煙云—民國初年北方畫壇》,第66-76頁,羲之堂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(臺北),2002年版。

2.《聚英雅集2002年展》,第132-133頁,云中居古玩有限公司(臺北),2002年版。

3.《瀚海藏珍—中華文物學會30周年紀念展》,第20-21頁,“國立”歷史博物館(臺北),2009年版。

4.《遷想妙得——中國近現代書畫擷萃》,第154-157頁,羲之堂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(臺北),2014年版。

展覽:

1.“京華煙云——民國初年北方畫壇暨聚英雅集2002年展”,鴻禧美術館(臺北),2002年10月4日至11月3日。

3.“瀚海藏珍——中華文物學會30周年紀念展”,“國立”歷史博物館(臺北),2009年2月13日至3月8日。

4.“遷想妙得——中國近現代書畫擷萃”,“國父”紀念館(臺北),2014年12月。

 

  唐李公麟《五馬圖》對后世影響甚巨,系后世畫鞍馬人物最佳范本,推為“宋畫第一”。其曾入藏清宮,溥儀退位后渡運出宮,此后行蹤成謎,數十年來無人得以再睹真跡,甚至認為它已毀于戰火,只留下黑白的珂羅版印刷品,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圖書館。直至今年年初在東京的“顏真卿-超越王羲之的名筆”特展中,赫然出現李公麟的傳奇畫作《五馬圖》卷,時隔近百年方才得以一睹真容,遂引起學界強烈反響,舉世矚目。

 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今年年初在東京的“顏真卿-超越王羲之的名筆”特展中展陳的李公麟《五馬圖》

 

  于非闇三十年代中期與黃賓虹、張大千等籌創北京古物陳列所(即故宮博物院前身之一部)附設國畫研究館,任導師八年,掌門舊京中國畫學研究會,并執教于北京師范學校、京華美專、國立北平藝專等院校。其精研宋元,擅于以線描造型勾勒、傳神寫生,以院畫圭杲,正溯廟堂之源。

 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右一匹,元祐元年十二月十六日左騏驥院收于闐國到進鳳頭驄,八歲,五尺四寸。

 

  《五馬圖》繪五匹西域進貢給北宋朝廷的駿馬,依次“風頭驄”、“錦膊驄”、“好頭赤”、“照夜白”,第五匹馬佚名,考證為“滿川花”。畫中前四馬后,均有黃庭堅題馬之“來歷、名色、尺度”,卷末有黃庭堅“李公麟作”題跋。五馬各由一名奚官牽引,前三人為西域少數民族的形象和裝束,后兩人為漢人。五位控馬官形態各異,精神氣質各有千秋,有飽經風霜者;有年輕氣盛者、執韁闊步者;有身穿宮服氣度驕橫者。

 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右一匹,元祐元年四月初三日左騏驥院收収董氊進到錦膊驄八嵗四尺六寸。

 

  于非闇以流暢的線條,將或為漢人,或為外族馬官的神態,生動地呈現出來,并略以色彩暈染人物的臉部及軀體。而在馬匹的表現方面,他對于輪廓線條所形塑出的馬身十分注意。例如,第三匹好頭赤的臀背,即忠實地呈現出線條轉折時所造成的方折角度。再者,馬身的烘染方面,尚可見這些西域名馬的花紋斑斕,而同時在較大范圍的濃淡暈托處,也清晰地留下畫家行筆時的痕跡。

 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右一匹,元祐二年十二月廿三日于左天駟監揀中秦馬好頭赤,九歲,四尺六寸。

 

  于非闇在卷后題跋中,道出當時見到兩本一為乾隆題跋本、一為傳南宋理宗本。“予所見凡二本,一有宋思陵鑒藏諸璽,一即清高宗所題識者。”二本參照比對,高下立判。李伯時,名公麟,《五馬圖》曾著錄于周密《煙云過眼錄》,被歷代頂禮膜拜,稱為“伯時巨跡”。于非闇觀之情不自禁“為之愴然”,雖平日不寫人馬走獸,見到這一動人心魄的真跡,亦不由得“欣然臨撫”、“一時遣興”。

 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元祐三年閏月十九日,溫溪心進照夜白。

 

  這是壬午(1942)年正月的感喟。而在本年夏至,于非闇乘興臨摹了另一件畫史上重要的繪馬之作唐韓幹《照夜白》。這件現藏于美國大都會博物館的赫赫名跡,由南唐后主李煜題“唐韓幹畫照夜白”;張彥遠、米芾題名。歷經項子京、沈德潛等名家收藏并入清宮舊藏。原為圓明園淳化軒舊藏,咸豐帝將之賞賜給恭親王奕欣,后又傳至奕欣孫溥儒,后讓給古董商葉叔重又轉售給英國人大維德,最后輾轉被美國人購得,于1977年入藏美國大都會博物館。

 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  于非闇《五馬圖》自題后記:龍眠居士五馬圖卷。予所見凡二本,一有宋思陵鑒藏諸璽,一即清高宗所題識者。前本有黃山谷書龍眠居士李伯時五馬圖卷十一字,及思陵諸璽,是與后本異者。至于伯時畫山谷公卷書,則立辨妍丑焉。按,是圖始著錄于周公瑾之過眼錄,為伯時巨跡。予素不工寫人馬,偶睹真跡,欣然臨撫,亦一時遣興云爾。山谷小楷傳世絕罕。此圖箋注馬之來歷、名色、尺度,皆山谷書,因并臨之。予老矣,目暈暗愧不能精,寫竟為之愴然。壬午正月十五日,非闇居士并記。

 

  于非闇筆下的照夜白,不僅企圖從仰首嘶吼、四足騷動的形象,捕捉欲脫離去時馬匹的驚恐之狀;在筆墨的表現上,于非闇也是以墨色濃淡渲染的技法,勾摹出照夜白身軀的光滑質感。然而,從于非闇對于馬匹鬃毛及尾巴的描寫,不難發現身為工筆花鳥畫家的于非闇,在物象細節處的興趣及用心。而他為韓干的照夜白一作增添了清晰可數的馬尾線條,即是一例。

 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韓幹《照夜白》大都會博物館藏

 

  在卷后的長跋中,于非闇道出《照夜白》于辛亥(1911年)后在日本展覽,當時的歸屬是王孫溥心畬,又將此卷質押于東方某公司。而其便是在此時屢屢得觀的。并且陳述了當時的保存狀況,認為此卷有神物護持。

 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  于非闇《照夜白》自題后記:唐韓干畫照夜白圖卷,紙本上有南唐押署,所謂金錯刀書也。允推韓干僅存之跡,向藏故內。辛亥后應東瀛展覽,彼邦攝景以傳。時已歸舊王孫溥心畬。王孫工于畫,乃以此卷質諸東方某公司。予識公司中人,得屢觀焉。且以南唐所書照字摹為小印,當予舊觀于某公司,時主者不置幾案,不展錦衭,令侍役持包首就地板橫推滾展,其不斷裂,殆有神護。六年前王孫獲之,始脫此厄。予素不工畫馬,長夏多暇,摹成此圖并臨南唐押署與所臨伯時五馬合裝一卷,聊以遣興云爾。壬午夏至日,非闇。

 

  值得注意的是,明吳升《大觀錄》說《五馬圖》用的是李后主最愛的澄心堂紙,而于非闇在題跋時亦嵌入一段乾隆年仿金粟山藏經紙,再輔以其推崇的瘦金體長跋,在神韻和形式質地上均力求逼似,追摹先賢。其兩度長跋,又以黃庭堅字體自題引首“天閑矩矱”,“古來真龍駒,未必置天閑”,天閑乃馬之別稱,“矩矱”則為規矩法度。摹成此圖并臨南唐押署,兩件臨古作品合裝一卷,可見珍愛至甚,亦是以此為自我樹立摹古的范式。

 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于非闇臨黃庭堅體“自題引首”及《五馬圖》后跋

 

  李公麟《五馬圖》、韓幹《照夜白》,這兩件以馬為題的畫作在畫史上占有極為重要的地位,原跡于戰亂時期皆散佚于海外,于非闇的這一臨本,可謂是民國時期親見者極其生動的寫照了。

 

中國嘉德2019春拍精品導覽 | 天閑法度 院體圭杲——于非闇《五馬圖》、《照夜白》合卷

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标准板 竞彩足球结果半全场结果 腾讯分分彩平台哪个好 贵州11选5预测专家选号 秒速时时彩总和计划 天津十一选5玩法 重庆时时彩分析软件计划 浙江112选5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冷热号分析 体彩481选号技巧 舟山飞鱼走势图